临界
2018-03-01 09:54:33
  • 0
  • 0
  • 2
  • 0

   

木桶已箍好 只等苦水灌下

最短的木板也能拉出比珠峰还高的身影

只可惜 太阳不愿如此倾斜


轻触当属于音乐 短暂的逃离

毫不相干的蝴蝶之翼和海洋里的飓风


人在什么时候把自己削成针刺

见气泡就扎也见缝就钻


厌倦的脸又整天挂在墓碑上


思虑到一半 有暴雪默然而止

它的脚步低沉 不可辨认的圣洁坠落

而后静止 累积 如雨水满溢


变成屋檐水滴和空气的只是部分

尚有热度在大地的心脏里留驻


中立的一层 折叠后严丝合缝的天堂 地狱

磁性磨损了 再生 冻结在辞句里

羡慕眼里的人和言外那个

一排登山的石梯和雪上的木屐痕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